快捷搜索:  as

再也忍不住的将搭在脖子上的毛巾给抄了起来

“我,我要投诉你..”
 
    “去投诉吧,到哪里都找不出毛病啊,我还第一次碰到要拉满时间的客人呢,我没把你原路给拉回永定门去,扔到那边的护城河里,就算对你客气的了。”
 
    已经调节好了状态,恢复了常态的顾铮,再一次的朝着对方伸出了手:“我这人喜欢先礼后兵,刚才是礼,至于要不要兵,就看你的诚意了啊。”
 
    听到了这话的李穷酸,又看见了顾铮的袖口寒光一闪,不经的就打了一个寒颤,他哆哆嗦嗦的又从怀中的口袋中抠出了第二块铜元,恋恋不舍的就递给了顾铮。
 
    这是他李穷酸自打坐黄包车跑这条路以来,第一次全款结账。
 
    他总是能欺骗或游说一个又一个的黄包车夫,默认了他一元到达的价格,却在秀才遇见兵的顾铮的面前,铩羽而归了。
 
    “你,你给我等着..”
 
    这种有气无力地威胁,顾铮压根也没有去在意,他拉着黄包车如同一阵风一般的,就朝着前方飞奔而去。
 
    虽然是第一天上工,但是适应能力超强的顾铮,立刻就抓住了黄包车夫这一行当的精髓。
 
    ‘稳、准、狠’
 
    一样都不能缺少。
 
    早在刚才收完钱之后,顾铮就发现了前面新的情况,这一片北平城内的教育与文化的集散地中,有一个地方要比这边的报社门口,更加的热闹。
 
    那就是人来人往的初等教育学府。
 
    这个时间,正是孩子上学,大人接送,人来人往客流量最大的时候,端的是鸡飞狗跳。
 
    就是如此混乱的局面,隔了足有八十多米的顾铮,愣是看出了其中的大商机。
 
 80 大户人家的狗
 
    在那个车来车往的校门口,有一个穿的极其豪华的小胖子,正愁眉苦脸的看着马路上的茫茫车流,一脸的犹豫不决的模样。
 
    他那举起又放下的手,迈出又收回的脚步,都说明了此时他正在思考,是不是要找寻一个代步的工具。
 
    “客人!要车吗!”
 
    自打看见了这个场景,如同风一般跑过来的顾铮,挤开了原本距离小胖子最近的黄包车夫,就将头,凑了过去。
 
    本还在犹豫的小胖子,看到了有人主动上前询问,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一扯身上的绸缎马甲,就跨上了顾铮的黄包车:“去鼓楼大街xx巷xx号。”
 
    “嘚嘞,小客人你坐稳了啊,马上就到。”
 
    一听到这个地址,顾铮的内心就笑开了花,北平城内的北贵南贱,那可不是空口白牙光说说的。
 
    小胖子刚才报出来的地址,可是在鼓楼大街的正后边,那一片的居住格局,都是独门独院的大套间的四合院。
 
    根本就不是没家底的人,能住的起的。
 
    估计这位是哪家的少爷,忘记了带随堂的作业,一早上的就着急往家赶去了。
 
    恩,顾铮的猜测只算是对了一半,前半段都非常正确,只不过他猜错了小胖子往家赶的目的。
 
    这位的家里的顾铮,闷着头一阵猛跑,这颇有距离的路程,让他终是跑出了满身的汗。
 
    看着面前的朱漆大门,将车停靠妥当的顾铮,再也忍不住的将搭在脖子上的毛巾给抄了起来,擦了擦快要流淌进胸口的汗珠。
 
    “这位少爷,您到了,承蒙惠顾,一共是四块铜元。”
 
    “哦,四块啊。”
 
    将车上的遮阴毡棚给掀了开来的小胖子,慢慢吞吞的下得车来,掏了掏自己身上斜挎着的布口袋,眼珠子就是一个咕噜。
 
    “还真是便宜,大叔,你看我走得匆忙,忘记带钱了,你能不能在门口等我一下,我这就进去拿给你啊?”
 
    转过头来的顾铮,看看这气派的大门,在看看这个一脸忠厚样的小胖子,颇为信任的就点了点头,就将对方回家的去路给让了出来。
 
    带着笑的胖小子,从脖子上掏出一把钥匙,叮当当的就打开了门外的挂锁,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推门而入,反手就将门给掩上了。
 
    看到这里,顾铮心中念到:不好!
 
    怎么就没注意到,这家门上的挂锁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