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吉祥一见妙策和余氏眼圈儿便是一红想起父亲和

吉祥一见妙策和余氏眼圈儿便是一红想起父亲和

惯了,原本跟着荆王入蜀,是皇命在身,不得已而为之。如今住在利州,只要荆王还没走,他就不必与之同行,是以便提出要自 己四处走走散心。 武士彟正想留下袁天罡,他能把李鱼...

  他观望云气已经算出那宝物就在利州城只是看云

他观望云气已经算出那宝物就在利州城只是看云

柳下挥握紧了拳头,呼吸急促了起来,沉声说道:好!本官便豁出这一身前程,与他任元龙斗上一斗! :先说下更新,为了同步问题,应编辑请求,改为中午12点和晚上六点,望诸位书...

撑起可能因为这棵树存在的了这片夹道中的扩场

撑起可能因为这棵树存在的了这片夹道中的扩场

最靠外边的自然是卖大碗茶,绿豆水这般的茶水铺子,一个用墨汁渲染过的写着大大的茶字样的旗子,被高高的悬挂在了这条胡同与墙根交错而形成的不算宽阔的夹缝口处。 满头大汗的...

是猪狗不如的生活,总是哀叹生活的不公

是猪狗不如的生活,总是哀叹生活的不公

哎呦?听到了动静的小胖子,应门应的还挺高兴,一边开门一边就夸奖上了:小黑?你和大黑又赶跑了一个下等人了?真棒,真是我的乖狗狗。 今天晚上奖励你们肉骨头呃呃,你怎么还...

严严实实了之后,那小姐的嘭嘭嘭直跳的心

严严实实了之后,那小姐的嘭嘭嘭直跳的心

厚重的的青石板路,不带一丝的尘土,让顾铮的一行一动,都分外的流畅。 这具身体本就是戏班子中的科班出身,也让他的筋骨,要比普通人更加的柔韧有余,带着一种难以言明的韵律...